当前位置:96中文>书库>耽美同人>听说你很拽啊> 第131章 【天下第二】

第131章 【天下第二】

    ”

    季长空,当世最强者之一,属于横行整个天玄界的存在。

    人如其名,相传,他真能做到剑气冲霄,贯穿长空。

    在《天玄界》公测以后,从人气上看,季长空肯定是不如剑尊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个眯眯眼的驼背老人,形象比较一般,个性也很古怪,沙雕玩家们根本摸不透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而剑尊不同,剑尊身为天玄界的剑道之巅,外在形象看着就像是个中年儒士,虽然也称不上多么的英俊,但给人一种温和儒雅之感,还是有很多女玩家对这类气质着迷的。

    但是,季长空的实力,是真的可怕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虽然他顶着的名头是【天下第二剑】,可实际上外界一直都公认一点,那就是他与剑尊其实只有毫厘之差,剑尊也只是以微弱的优势强于季长空。

    只不过从个人风格上来看,这两位师兄弟有着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剑尊的剑,就像他的外在形象一样,中正平和,堂堂正正。

    季长空的剑,经常会剑走偏锋,剑法诡异,凌厉果决。

    此人出现在墨门以后,现场的气氛直接达到了顶峰!

    季长空是什么人物?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这些年轻人了,就是他们的师门长辈,见到了也要激动行礼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些声名在外的大修行者们,也渴望得到季长空的一句指点。

    到了四大神剑的这种境界,他们的指点,或许真能有醍醐灌顶之效。

    众人心潮澎湃,纷纷在心中猜测着季长空来此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他该不会是来看这场问剑的吧?”

    “季长空前辈刚刚有没有注意到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机会受到他的指点啊?”

    “季长空前辈来墨门做什么,该不会…….路掌门曾受过他的指点吧?”

    是的,很多人突发奇想,觉得路朝歌会不会就是季长空培养出来的呢?

    所以他才强得离谱!

    你看啊,他叫宁盈长老宁姨,很明显,他与剑宗高层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也实在想不通,小小的墨门,区区【下百门】中垫底的存在,为何与剑宗高层关系匪浅,但这已经不重要了!

    重要的是,如果这个猜测是对的,那么——我们输了就不丢人。

    路朝歌那强得离谱的实力,也便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自己在回宗后,同门们问起来,还可以吹嘘几句:“路掌门可是受过神剑级强者指点的,我和这种人过招过,真是荣幸啊!”

    路掌门受过神剑指点,然后我受过路掌门指点,四舍五入,等于我受过神剑指点。

    “不虚此行,不虚此行!”众人在心中大喊。

    不过说真的,青州四大神剑神龙见首不见尾,的确很难遇到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了,剑宗的真传弟子们,都很可能几年见不到一次季长空。

    光是能一睹季长空的真容,回去都有了谈资与吹嘘的资本。

    啊,我与四大神剑呼吸过同一座山上的空气!

    季长空此刻正眯着眼睛,打量着路朝歌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这小子的皮囊的确非同凡响,有这么一位弟子站于身边,出门在外,档次都不一样。”季长空想着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这高人的长相,果然…….很有特色。”路朝歌想着。

    他前世有在论坛上看到过季长空,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,他心中便冒出了那一句动漫界里的知名论调——眯眯眼都是怪物!

    其实在古典神话中,眯眯眼也都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比如,无头的刑天。

    真·咪眼。

    季长空看着路朝歌,跟个老傲娇似的,开口道:“哼,小子,你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明明心中已经猴急到想按着他的脑袋,给自己磕头拜师,可语气上却是另一番表达。

    只见路朝歌在闻言后用力点头,用一种深以为然的口吻道:“前辈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你说得对.jpg。

    老子棒棒.jpg。

    季长空:“???”

    在微愣之后,他对于路朝歌的观感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不虚伪,不客套,像我!”他在心中大声道。

    人呐,有时候就是这般奇怪的生物。

    看你顺眼,就觉得你这是直率,看你不顺眼,就觉得你他妈在老子面前装?

    而这一番对话落入周围之人的耳中,那就是另外一番情境了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他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?”

    “所以路掌门根本没受过神剑的指点!”

    “那他究竟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啊,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无师自通之人?”

    季长空看了一下周围站着的各门各派年轻弟子,只觉得人多眼杂,碍手碍脚的。

    他一挥衣袖,道:“既然问剑已经结束,尔等便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能看清周边之时,以被气劲卷到了十里之外的山峰处。

    “好神妙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简直就跟腾挪一样!”

    “啊!师父!我被神剑送过一程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们大眼瞪小眼,忍不住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罗同伤都没好,一边咳血一边道:“从这架势来看,神剑大人是与路掌门有要事相商啊!”

    杨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道:“这等待遇,实在是令人神往啊!”

    但因为对象是路朝歌,所以他们只能说是羡慕,并不会嫉妒。

    也唯有这等惊才绝艳之辈,才配得上神剑的重视吧。

    大家聊着聊着,突然发现,人群的最后面,还躲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正在心中默念着“你们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”的陈霄。

    要命啊,怎么副宗主把我这个自己人也给腾挪出来了!

    太丢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副宗主,我是剑宗真传弟子陈霄啊!”他在心中哀嚎。

    陈霄迎着众人那揶揄的眼神,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对于他先前那幸灾乐祸的笑容的报复。

    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墨门,演武场。

    宁盈主动把路朝歌与路冬梨一起拉到了季长空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以季长空的地位,需要有人给他先递个台阶,总不能在收徒前就让徒弟知道,老子就是千里迢迢为你而来的,这样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,熟透了的宁盈开口道:“季师兄,这就是我经常与你提起的朝歌与冬梨。”



    季长空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他是个驼背老人,路朝歌又生得英挺,所以站这么近的话,他甚至还要抬头看向路朝歌。

    季长空将双手负于身后,开始瞎掰道:“老夫纵横一生,游历大江南北,见过太多太多的天才,可却至今未曾收徒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拜入老夫门下者,数不胜数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至今为止,没人能通过老夫立下的规矩与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宁师妹既然视你为子侄,虽然于理不合,你并非我剑宗弟子,我还是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考验,老夫便破例收你为徒,如何?”

    宁盈在一旁听着,面带成熟女人的礼貌微笑。

    季师兄果然一如既往的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好吧,他这眼睛睁与不睁,差别其实也不大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他的每一句话很可能都是瞎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对于季长空的做法,宁盈也是理解的。

    收徒总是要一个流程的,哪怕见猎心喜,老前辈们也大多会玩点套路,避免弟子在拜师前就膨胀一波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老前辈,当年也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。

    季长空当年,也是被前一代的剑宗剑尊,给这么套路的。

    害,就当是一种另类的传承吧。

    路朝歌闻言,脸上没有浮现出季长空期待中的狂喜。

    相反,他好像在憋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套路,路朝歌是了解的,前世早有玩家在论坛上总结过了,那些拜师套路总结帖,老家伙们的阴暗心理描写帖,人世险恶帖,路朝歌看得多了。

    因此,他很清楚,自己是被季长空给看中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我拜他为师。

    而且他越装作自己无所谓,就越说明他很想!

    呵,神剑。

    基于在地球上养成的坏习惯,一句“求我啊”卡在路朝歌的喉咙里,差一点就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年轻人嘛,什么“求我啊”、“先叫爹”等,都快成条件反射了。

    路朝歌偶尔也会拿“求我啊”去逗弄小梨子,所以这习惯依旧保留着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“你不配”之类的想法,路朝歌拽归拽,且认定自己为天选之子,但也不会这般失礼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对方也是数次拯救黎民苍生于水火中的神剑,是整个天玄界最德高望重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拽不代表就要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.好难哦。

    路朝歌看着季长空,大脑正在飞速运转。

    说真的,路朝歌的身份太特殊了。

    他是一门之主,他代表的便是整个墨门。

    根据系统给他颁布的个人主线任务【发展墨门】,这个任务的终点是,把墨门发展为超品大宗。

    那就是要超过剑宗了。

    剑宗在系统评级里,是一品宗门,而非超品大宗。

    他倒也从没想过以后与剑宗为敌,只不过可以从附属关系,转变为合作关系嘛。

    因此,从长远考虑,其实稍有不妥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哪怕是敌人,都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说法,更何况不是敌对关系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路朝歌自【师徒功能】开启后,系统里便已然存在着当下的师徒关系。

    先前有说过,他的【师父】那一栏里,是有一个灰色的名字的。

    那里写着【路清风】。

    一个在这一世给了他家的温暖的平庸男人。

    他或许没什么大本事,是个在世俗眼中无能的男人,他能为子女提供的不多,在发现子女的天赋后,还常常感到愧对孩子。

    “爹给不了你们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但这个男人,却扫除了路朝歌前世的阴霾。

    路朝歌是有师父的。

    条件允许的话,他希望自己的【师徒界面】里,师父那一栏上,永远只有这个灰色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季长空的存在,对自己未来的发展有益吗?

    那自然是有益的。

    虽然路朝歌是个挂逼,但在前期多一座靠山,而且是整个天玄界最大的靠山之一,怎么可能是坏事。

    但他能教路朝歌的,其实不多。

    功法、技能,路朝歌都不缺,他可以靠自己的精血与坟内的妖族供奉嗷呜进行等价交换。

    贪多嚼不烂,经验值总共就那么点,并不是说你学习越多的技能就越好的。

    因此,嗷呜已经完全可以满足路朝歌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与青帝都有关系的妖族,很可能已经活了万年!

    从位格上看,她甚至要比季长空高得多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状态不对,暂时只能在坟里躺着,而且失忆严重。

    所以,季长空所能带来的帮助里,至少有一半会显得很鸡肋。

    而且嗷呜的存在,是路朝歌最大的秘密之一,事关青帝,事关万年前的隐秘,路朝歌必须守护好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秘密谁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季长空太强了,他不确定此人若是在墨门久留,会不会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从目前来看,嗷呜似乎隐藏的很好,季长空已经来到了墨门,也没有发现她的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万年妖精,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但路朝歌等于是依托于嗷呜成长起来的,他身上也等于是带着嗷呜的秘密,他怕自己露馅啊!

    嗷呜有本事藏住秘密,路朝歌可不能。

    “果然啊,人与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。”路朝歌在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“兽耳娘先来的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是因为她有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,而且很听话,脑子也不灵光,随我骗,而你驼背又眯眼,还是个老傲娇。”

    只是,眼前这个机缘与造化,若是就这样溜走,未免又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这可是四大神剑之一,第八境的修行界大能!

    如果有他站在墨门身后,路朝歌在外头再怎么惹是生非,别人想要对付墨门,也要先掂量掂量这四大神剑之一的分量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根据《天玄界》的机制,第八境之上的大修行者,是很特殊的,他们多了一项特权。”

    这特权,路朝歌虽然是个挂逼,但也万分心动。

    他心中很快就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在心中打好腹稿后,路朝歌没有开口,而是先做了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他一把就将偷偷退了半步,站在自己身后,装作一个小透明的路冬梨给扯了过来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(ps:第一更,4000字。)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